【靖苏】犹有梅花香依旧

中考压力山大~

许是春天的缘故,萧景琰比平时嗜睡了些。
院里的桂花开的灿烂,但再美好的也有凋谢的那天。
比如,那个人。

“小叔叔,你喜欢桂花的香味吗?”已经十四岁大的庭生趴在他的床头问,几年不见,庭生已是一副少年模样,阳刚的很,就像小殊那时一样。
“不是很喜欢。”萧景琰坐起来,看了看时间,已经不早了,一会儿要去火车站接母亲。
“那,小叔叔喜欢什么花呢?”
“我啊,我最喜欢……”

林殊最喜欢梅花了。
“水牛水牛!你看,你家的梅花开了诶!”
“小殊很喜欢梅花吗?”正在练武的萧景琰问道。
“嗯!就像喜欢景琰一样喜欢梅花。”
“噗嗤~”他笑着摇摇头,少年心思,喜欢什么的怎么会懂得呢。
“景琰,你帮我摘一支梅花吧!”
“好。”

萧景...

哎呀妈呀,窝的膝盖为什么碎了一地?

昕:

麻烦各位老爷动动颈椎了

【靖苏】《微光——校园生活录【现实篇·第一章】》

em~大概说明一下,这篇《校园生活录》的【现实篇】和【回忆篇】是同一件事的十三年前和十三年后,现实篇是以穆霓凰为视角及主人公去看靖苏cp的,文风偏阴暗,【回忆篇】是穆霓凰在十三年后去回忆当年的故事,文风要轻快一些,最后不出意外的话是双重结局,嗯,就是这样。


【现实篇·第一章】


春天的风,比秋天更加舒适,或许是因为万物的新生吧。


窗外还下着雨,今天要坐司机的车回家吗,我在心里默默想到。


耳机里还播着不知是谁的歌曲,“我看见绚烂之中你的笑容……”,除了角落里的那个人,好像是没有人在听语文老师的课,老师也并不管他们,只是一味地在讲台上忘我地讲着无人不知的作文表达...

【靖苏】《南山南》

呜哇,对,就是我!

*严重ooc

*时间线混乱,需要做好思想准备

*微虐心

正文:


南山南,北秋悲,南山有谷堆。


“小殊,最近要出门啊。”林静坐在四合院的石凳上。

“嗯,这几天要去外地,静姨不要和景琰说哦!”林殊拎起地上的白色背包,调皮地眨眨眼,“告诉他,让他赶紧把答应我的珍珠送过来唷!”

“好,好,静姨答应你。小殊路上小心。”

“嗯,我会的!”

春天的风拂过竹林,竹林里少年的笑面如阳光。


多年后——

“怎么样,任务完成了吗?”他看着玻璃门外的人问。

“你大爷的,我一回来就是任务任务的,让我先喘口气好吗!”自动感应门打开,进来一位身...

【靖苏】《风起云涌——第四章》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,而是你就在和我一起嗨,我却不知道你已经写完了作业。

TAT,新来的老师好凶,明明本少爷正在给同桌讲题(当然我不属于学神级别),那是个神经病出的题,求什么在某某海上漂着的一张破桌面的密度,蓝后,老师早不扭头晚不扭头的,正在我张嘴的一瞬间,立马逮住现行,于是乎,本少爷被罚抄写课文五遍(还是抄朱自清的《匆匆》),呜呜呜,作业超多啊


几年后……


喜欢过的人,还会再相遇吗?


萧景琰已经毕业了,现在在一家私营企业里工作,薪水不高,但也不算低。


总裁是一...

【靖苏】《风起云涌——第三章》

好几天没发文了,原因是......我懒


萧景琰的学校里有一项美国研究项目,需要三个人,萧景琰作为军事学院的一名高等生,校长自然请他过去,另外两个分别是比自己小两岁的列战英同学和戚猛。


萧景琰本来是不想去的,但看在同行的都是自己的挚友,还有导师的再三推荐下,他还是答应了。


世界上有些事总是巧合。


萧景琰在纽约机场下了飞机,导师先领着他们去酒店休息,之后就让他们自己在城里转转,看看风景。萧景琰去了离酒店不远的一家咖啡店,浓浓的咖啡味,午后的阳光从窗户里射过来,形成一个个光圈,墙上种着几棵绿萝,看着很惬意。在靠窗的座位下,萧景琰...

[靖苏]风起云涌——第二章

楼主去南京玩儿了一趟,坐公交车时,看见九路车通往“兰园”,和表弟顿时笑哭。

(二)

外面下了很大的雨,灰色的天空,悲伤的音乐,或许是天气的原因,萧景琰的心情并不是很好。  

“嗯,适合睡一觉。”萧景琰望向窗外,“我就知道,他回不来了。”他习惯失望的结局了,没有悲伤,只是冷笑。  

北京的贵宾候机室——

“景琰或许是不喜欢我了。”梅长苏靠在皮革的沙发上,“你自找的!”蔺晨还是一副风流的样子,“什么我自找的,要是,要是当时我告诉他我是谁,他估计早就承受不了了!”

“你啊你,就是这副样子,你明明知道他心里惦记着你,你就偏不告诉他,唉,不搭理你了。飞流~来找蔺晨哥...

[靖苏]风起云涌

(一)

走廊里的空气里带着几分梅花的香味, 起风了。  

还是在凌晨,还是那一天,这个别墅的主人终于回来了。  

“所以,就不走了?”陶瓷的杯子放在陶瓷的茶托上,还是难免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。“嗯,不走了。”茶杯又被灌满,萧景琰一向不爱喝茶,但他没有拒绝,礼貌地接受了,“哦。”  

林殊回来了,不过是以另一个身份。  

“那,你当初为什么要走?”萧景琰想了好几遍,还是说出了口,“跟你说了,只不过是出国研究学术而已。”

研究学术?研究了十三年?萧景琰明显对他的答复并不满意,但没有再追究下去,毕竟,迟早他还是会知道的。  

夜深...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