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靖苏】犹有梅花香依旧

中考压力山大~

许是春天的缘故,萧景琰比平时嗜睡了些。
院里的桂花开的灿烂,但再美好的也有凋谢的那天。
比如,那个人。

“小叔叔,你喜欢桂花的香味吗?”已经十四岁大的庭生趴在他的床头问,几年不见,庭生已是一副少年模样,阳刚的很,就像小殊那时一样。
“不是很喜欢。”萧景琰坐起来,看了看时间,已经不早了,一会儿要去火车站接母亲。
“那,小叔叔喜欢什么花呢?”
“我啊,我最喜欢……”

林殊最喜欢梅花了。
“水牛水牛!你看,你家的梅花开了诶!”
“小殊很喜欢梅花吗?”正在练武的萧景琰问道。
“嗯!就像喜欢景琰一样喜欢梅花。”
“噗嗤~”他笑着摇摇头,少年心思,喜欢什么的怎么会懂得呢。
“景琰,你帮我摘一支梅花吧!”
“好。”

萧景琰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“庭生,我来给你讲一个人的故事吧。”
“好啊,他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我来给你写一下。”
庭生掏出来一根练字用的那种能快速消失的那种笔,好像是他上次送庭生的生日礼物。
“梅……长……苏。”
“唔,这个人的名字很好听呀。”庭生不经意地说。
“可惜这不是他的真名。”萧景琰拍了下头,以免过度伤感,“那个人,是我小时候的伙伴……”

“景琰景琰你摘好了没有啊!我要的是那株白色的,最上面的那个!”
“好啦好啦你别啰嗦了!再啰嗦不给你摘了!”
“切~”
本来以为,可以一辈子这样下去,两个人一起长大,再各自找一个爱对方的人,当对方孩子的表叔,在夕阳落下时一家人能聚在一起……
但是,
萧景琰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和林殊之间那种微妙的友谊渐渐升华着,最后变成了——不可名说的爱恋。

“你说你喜欢我?”
“嗯!当然,毕竟我们是竹马竹马嘛!”

再后来——
“梅岭那场火烧得真旺。”梅长苏说着,仿佛不值一提。
“但是庆幸的是你回来了。”萧景琰放下茶杯,他不爱喝茶,尤其是武夷山岩茶,但那是林殊的最爱。
“我回来了,但还有千千万万的冤魂还未归来,我的父亲、母亲,他们都回不来了。”
“所以,我想翻案。”
“我帮你。”

梅长苏知道自己可能活不过这七天了,悬镜司的毒,果然名不虚传。
“景琰,你还会记得我吗?”
“也许会的。”
“那就,请忘了我吧,但是不要忘记林殊这个名字。”
“我尽量。”
萧景琰不想说话,没有注意梅长苏在说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该做的,不该做的,都做了,那说出来又有什么呢?
“长苏,我爱你。”
“景琰,”他笑了,浅淡的笑容像是漂浮在脸上,“你爱的是林殊,还是梅长苏呢?”
这个问题将萧景琰从梦中惊醒,他咬紧下嘴唇,希望把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梦拼回来,像宝贝一般呵护着,再拱手相赠与他人。
“我……”
“水牛,你爱的是林殊吧。”
他猛地一震,好想自己从未想过这个问题,就连知道他回来的时候也是恍恍惚惚地接受的。
梅长苏——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这个名字,再熟悉不过,也再陌生不过。


“小叔叔,你还好吗?你头上出汗了。”
“我没事的。”
“那就好!那,梅长苏的结局怎么样了呢?”
“他啊,他离开了。”
“啊?那真是悲催的一个故事啊,小叔叔你认识他吗?”
“不,只是听别人讲起过。”
“哦,可是.......”
“行了,咱们准备去接你祖母了,穿下外套。”
“好!”

墨迹渐渐在白色的卡纸上消失——梅、长、苏。
萧景琰最喜欢的花,是梅花。
是傲雪凌霜的梅花、是洁白无瑕的梅花、是坚贞不屈的梅花……
是,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梅花,
只留有暗香如故的梅花。

End——




评论
热度 ( 17 )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