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靖苏】《风起云涌——第五章》

我终于放假了!(可惜还有辣么多的作业~)

这篇文上次更新是在什么时候来着......


正文:

一场秋雨一场寒,这都是第几场秋雨了?

 

快到冬天了吧,梅长苏抱着一只猫,“他来上班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再过半小时就该到了。”黎刚收拾着桌上的药物,白的,蓝的;抗生素,止痛药……

“几点了?” 他眯着眼睛,懒散地靠着,窗外的雨还在下着,但似乎夹杂着雪花。“今天雨夹雪?”

“现在是清晨六点四十,天气预报上没有说会下雪,应该是中雨,最低气温是十摄氏度……”

不知道景琰有没有好好吃早饭,有没有穿厚些的衣服,有没有带伞……

 

广播里的天气预报总是没个准——明明说的是中雨。

萧景琰刚出门,就被寒风给吹了回来。

“早知道多穿点了。”萧景琰换上了长风衣,他不喜欢为了形象而着凉,所以穿的是最丑但最保暖的那件,好像是他生日时母亲买给他的。

 “天气预报,我特么恨死你了。”他抱怨着,这场突如其来的雨让他没有赶上刚走的那辆班车。街边的店铺外摆着鲜花和绿植,雨水淅淅沥沥地落在上面,又滑落下来,拍击在柏油路上,形成无数的小水珠——

 

“景琰景琰!你看那边,一个个小泡泡,像不像老师说的大珍珠?”

“嗯,像。”萧景琰托着腮,坐在门前看着林殊举着小伞蹦来蹦去,“快回来吧,一会儿该着凉了。”

“就景琰你事儿多,别人一样在雨里玩儿,就我会冻着是吧!”林殊撇撇嘴。

“那你赶紧回来!”

“哦——”

 

 

一站、两站、三站……二十分钟的路程被延长至了二十五分三十六秒——他一路上都在看手表。

他早就想过有这样一天,自己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见林殊,或者说是,梅长苏。不是害怕见到他,也不是不愿见到他,是自己内心的一种逃避。

逃避他不在的那段时光的记忆,逃避他对林殊那种另类的情感。

爱情一旦被打上各种标签,就变得受人鄙夷。

他承受不起。

 

呼——

沏一杯普洱茶,第一杯是不能用来喝的,要倒掉。剩下的茶,还要再经过许多次冲刷,才会有最香淳的口感。

“立冬了吗?”一旁的小员工翻着日历。

“是啊,过得好快。”另一人托着头附和道。

萧景琰看着那几人叽叽喳喳地交谈,本来还想和他们打声招呼,现在看,还是稍等一会儿吧。

“啊,老板!”

萧景琰跟着扭过头去,那一刻,几次出现在梦里的人物变成了现实——他穿着和少时一样的白衬衫,打着黑红相间的领带,柔软的短发梳在耳后,他竟不自觉地抬起了手……

“疯了……”他捂着眼,“被传染了。”

 

“景琰?”

“梅…林殊?”

远处那人笑了一下,如此真实。真实到他不敢接受。

“啊,那个‘梅’是谁?”林殊小跑着过来。

“没什么。”萧景琰纠结着。

“啊……景琰,很久不见了啊!嘻嘻,你还是那个样子,大倔牛!”

“小、小殊,你真的是他?”

“景琰,你瞎了吗?不是我是谁!刚才我就想说啊,我不就是出国呆了几年吗,回来你竟然不认得我了,哼!我告诉你……”

林殊说着,而此时萧景琰已经听不清他的话了——

林殊……

梅长苏……还有,那个“苏哲大大”,都是谁?

梅长苏口口声声说他是林殊,那眼前的又是谁?呵,难不成是太过思念他,自己幻想出来一个人?

林殊说完了,他感觉整个世界安静了许多。

几秒钟的静默后,林殊仍是乐呵呵的模样,就像别人说的:他是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。最明亮的少年……哈,自己莫非是真的“相思成疾”了,那样笑里藏刀的梅长苏,怎么可能配得上“明亮”这个词?几个熟悉的身影在脑海里重复出现,乱糟糟的,像杂志里的人物全掉出来了,花哨而恶心。

“你还好吧,景琰?”林殊温暖的手轻轻拂过他的发梢,满手汗水。

这是不同于那个人的体温。

“谢谢...”胡乱的想法扰乱了他的大脑,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只修长的手:“小殊,这次…能不走吗?”

“呃呃,”林殊似乎被吓到了,“我当然……”

他当然……得走啊。

“我刚回来走什么走啊!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这是他向往的生活,母亲、小殊、战英和大哥,他不忍心去探究那个“梅长苏”的存在,但看向林殊时,眼前又会闪过那个虚弱的影子。

算了,人都已经回来了,就不要纠结了吧。

林殊......小殊。

记得从哪里看过一句话:从见到你开始,我埋下了一个谎言。

 

窗外飘来雨后的潮湿味,吹过,吹过,朦胧中,他笑了。

TBC——

评论
热度 ( 8 )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