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靖苏]风起云涌——第二章

楼主去南京玩儿了一趟,坐公交车时,看见九路车通往“兰园”,和表弟顿时笑哭。

(二)

外面下了很大的雨,灰色的天空,悲伤的音乐,或许是天气的原因,萧景琰的心情并不是很好。  

“嗯,适合睡一觉。”萧景琰望向窗外,“我就知道,他回不来了。”他习惯失望的结局了,没有悲伤,只是冷笑。  

北京的贵宾候机室——

“景琰或许是不喜欢我了。”梅长苏靠在皮革的沙发上,“你自找的!”蔺晨还是一副风流的样子,“什么我自找的,要是,要是当时我告诉他我是谁,他估计早就承受不了了!”

“你啊你,就是这副样子,你明明知道他心里惦记着你,你就偏不告诉他,唉,不搭理你了。飞流~来找蔺晨哥哥啊!”  

“啊!坏人!”  

梅长苏看着他们,记得小时候他和景琰也是这样的,不过,回不去了。

回不去了,却连朋友也做不成吗?  

或许景琰只是暂时不接受这样的他吧,梅长苏独自安慰自己。  

那边的电话铃声响起,是萧景琰的哥哥萧景桓,他按了接听键,那边传来欣喜的欢呼声“景琰,快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呀!”“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吗?”萧景琰这几天的精力被梅长苏的事占据了大半 ,早就把哥哥的生日抛之脑后,再者,他什么时候邀请过自己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?  

“景桓哥哥,我还有些事,就不去了,有时间定会登门拜访。”  

“哦?什么事?”  

萧景琰一时不知如何答复,就道“没什么,我,我很快就过去。”  

“嗯,好,地址我一会儿发过去。一会儿见!”  

他明明不想去的。  

萧景琰一向不爱热闹,自然是受不了他哥哥花重金请来的夏氏乐队,找了个理由,出去散散心。手机的短信通知铃声响了不下十遍,他点开查看,大部分的广告,和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邀请函,杂乱无章地排列在手机屏幕上。  

萧景琰鬼使神差的点开了陌生人发来的信息,嗯?来自美国的,全是英文,只得一眼看懂最上方的“ Inviting    Dear  Jingyan Xiao”。  

这么晚了,会是谁?  

没有正式的格式,短短的几行字 :“Next  Monday night, December the first.Sprinkles restaurant, at 19:00 .”结尾没有人名,却有一句中文“并非初见。”

欢快的音乐还在响着,人们不知疲倦地跳着舞,平平淡淡的一晚,他却期待着某人的出现。  

一天后,他收到一封信。

这年代,很少有人写信了。信封里的信纸有些泛黄,铅笔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,但还是能看出擦擦改改的痕迹,信纸边粘着一片花瓣,干了的,红色的玫瑰花辦。  

亲爱的景琰:  

你还好吗?事情乱乱的,没有什么头绪,蔺晨的扇子刚刚寄来,正追着飞流要快递呢。到这里给你写第一封信,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看到。美国的天气很凉,不过我还好,没什么大碍,勿念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好友,林殊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.3.28

你真的还好么?

信封里有许多这样的信,有的是短短两行,有的则是占满了整张信纸,而每一张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,信的左上角总用毛笔画上一个火焰似的东西——那是赤焰帮的徽章。时间是几年前,就算是最近的也是两年前的。  

“小殊?”读着读着,嘴边不经意间说出这个名字,“你怎么变了?”最后一张的签名不是林殊,是梅长苏。

有些破旧的纸张被放在一个不常打开的匣子里,里面还有一颗珍珠,跟鸽子蛋差不多大。  

来电铃声响了,备注名是排在最下面的一个名字,上一次的通话,是在十二年前——小殊。  

有意无意中,萧景琰接听了电话,那一头传来一个温和的男声,“景琰,收到我的邀请函了没?”  

邀请函?什么时候?

“没有吗?我明明发了短信的。”  

哦,是那条短信。  

“收到了。”  

“那么,你是来还是不来?”  

“我…应该可以。”  

“好啊!机票我帮你买,下个周一,别忘了!”说的中文,却有了一些美国的口音。  

物是人非,时间还是赶不上人心的变化。

楼楼准备开一个新坑,大概是个“甜甜的”又“虐虐的”的谍战、间谍、包括 y6@8127zjd*之类的烂七八糟的小文章。(当然还是靖苏喽!)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9 )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