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靖苏】《风起云涌——第四章》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,而是你就在和我一起嗨,我却不知道你已经写完了作业。

TAT,新来的老师好凶,明明本少爷正在给同桌讲题(当然我不属于学神级别),那是个神经病出的题,求什么在某某海上漂着的一张破桌面的密度,蓝后,老师早不扭头晚不扭头的,正在我张嘴的一瞬间,立马逮住现行,于是乎,本少爷被罚抄写课文五遍(还是抄朱自清的《匆匆》),呜呜呜,作业超多啊

 

 

几年后……

 

 

 

喜欢过的人,还会再相遇吗?

 

萧景琰已经毕业了,现在在一家私营企业里工作,薪水不高,但也不算低。

 

总裁是一名高学历的海归,美国国籍,听说还很帅。

 

“长苏啊,你家景琰到咱们公司来工作了呦!”蔺晨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走到梅长苏旁边。

 

“嗯?”梅长苏从一堆打印纸里抬起头。

 

“咳咳,作为琅琊公司的CEO和江左盟的VR,我好心把他招进来你是不是要感谢我一番?”

 

“蔺晨,你再说一遍!”梅长苏一下子站起身,疲劳的神情一下子消失了。

 

“没什么好说的,您啊‘梅大总裁’,好自为之吧!走啦,不用送!”蔺晨一甩他风流的马尾辫,大步地迈出了梅长苏的办公室。

 

梅长苏一下子清醒过来,他知道,景琰又该伤心了,而且这都怪那个死蔺晨。

 

城市的另一边,金陵饭店里,列战英正激动地讲着这几年他北漂的经历。

 

“景琰哥,你知道不,那个那个北京啊,真是比我们南京繁华多了,还有啊,那个北京的夜景真是一个美啊,我跟蒙大哥开着车转了好几圈!还有啊……”萧景琰打断了他的话,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。

 

“哦对了景琰哥,这几年你都去干什么了呀?”列战英好奇地问。

 

“也没做什么,就是找了份轻松点的工作,挣点生活费。”

 

“不是啊景琰哥,你理解错了。我说,你有没有,呃,女朋友之类的?”

 

女朋友么?“没有。”

 

“景琰哥你也太那啥了,哎……”列战英无奈地叹了口气。“那,景琰哥,你的现在公司是?”

 

“哦,江左盟。”

 

“什么!!!!江左盟!江左盟那是想进就进的公司吗!景琰哥,你是怎么被录用的啊?”

 

“是有个叫蔺什么晨的,他说他们总裁就需要我这个专业的人……”

 

“停停停!江左盟总裁?”列战英的兴趣立马就提上来了,“景琰哥,你知道江左盟的总裁是什么人吗?”

 

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是个海归,超高学历。”

 

“你不知道啊!”

 

“知道什么?”

 

“他就是苏哲大大!写《赤血琅琊》的那个!哦对了,你好像还认识他?”

 

“他是苏哲?!”萧景琰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

“啊,怎么啦?诶,要是他认识你的话怎么还不给你升个官?”列战英冲着萧景琰一个劲儿的笑。

 

“对不起了啊战英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说罢,便拿起身边放着的外套,走出了餐厅。

 

“诶诶诶景琰你去哪儿啊!”列战英还在一头雾水中,萧景琰那边早已经气炸了。

 

梅长苏,你真行啊。

 

骗了我一次,还要骗我第二次吗?

 

那好,

 

你不在乎我,

 

我也不会在乎你。

 

手机铃声响了无数遍,萧景琰终于按下了接听。

 

“景琰哥,你没事吧?”电话那头传来列战英急迫的声音。

 

“我没事。”

 

“呼,那就好,那就好。诶……”

 

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没、没什么,景琰哥你没事就好,我、我还有事,先挂了啊!”

 

萧景琰听出列战英的不对劲,但他现在心情不好,也懒得去想他在说什么。

 

第二天还是要上班的,一切如旧。

 

上班的第二天,萧景琰就觉得有些不对劲。既然是梅长苏招他进来的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见到他一面。

 

 

 

 

此时琅琊医院的一间病房——

 

“总裁,您好些了吗?”黎刚端着棕色的汤药走进屋内。

 

“好些了。江左盟那边有什么消息么?”梅长苏半躺在病床上,仅仅几天的时间,身子就已经瘦了一圈了。

 

“隐藏的很好,没有人发现。”黎刚答道。

 

“嗯。这几天,一定要注意好,切记,不要让萧景琰见到‘梅长苏’。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窗外的叶子都黄了,记得第一次见到萧景琰时,也是在秋天。

希望这一次,我们能够互不相欠。

 

 

 

亦或者,

 

再也不见。

 

 

本少爷哭晕在教室,哼,等本少爷长大了,让整个江湖追杀你!口亨!

 

评论
热度 ( 24 )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